•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zou-logs/98680617.html

    坐在电脑旁书,暗示自己读完这章要切切实实开始写日记了。老妈路过房门口,鬼使神差的问了句

    [干嘛呢,在写日记?]

    我下意识的就搪塞过去

    [没~在看小说呢。] 心里一阵慌,好像是多么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似的。

    [你好久没写日记了吧。] 

    [恩。等下就写。]

     

     

    既然是要写的,要坦诚面对自己就承认了吧。写日记不是什么难事,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很久没写了,就懒了,

    工作一忙,累了就更懒得写了,慢慢就妥协,,就只愿想想,不愿再动笔了。

    回到北京以后的生活就是这样,每天都很忙碌, 做不完的工作,睡不饱的觉。

    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每天挤地铁读书的日子,早起,晚睡,我依旧早上听着爸爸动静起床,

    然后我们各自吃各自的早饭,爸爸去上厕所我便又钻回被窝,一直赖到妈妈喊,不得不起来,

    然后抄起衣物(找齐所有的东西。。。)和老爸前后脚出门,蹭爸爸的车上学,在车里再继续睡觉。

    以前我总是6点半左右出门,7点半不到就到达学校。现在我们7点一刻出门,赌上半个小时的车,

    爸爸把我放在他上班的路上,我再换乘公交去单位。我依然会在老爸车里睡上一觉,快到了会自觉醒过来

    迷迷糊糊下车,说声爸爸再见然后带上车门。在小学,在在中学,在去往单位的路上。在不同站台下车,

    就这样,也过去了十几年。

     

    我现在每天路过木樨地钓鱼台,玉渊潭,我喜欢这里,这事我以前读小学的地方-三里河,

    也是爸爸以前工作的地方,熟悉这里的街道马路,熟悉从学校到父亲单位,到地铁的每一条胡同,

    想起这里脑中就会浮现这里清晨上班时时候的画面,大杨树下车水马龙的样子,耳畔许多自行车铃

    急促而轻快的声响,重叠在一起,最后,有个骑车人的身影一颠一颠的快速消失在胡同里。

     

    我喜欢那几栋部委大楼,爸爸说是当年请苏联人设计的,老式的屋檐,砖石的墙面,磨砖合缝,

    一丝不苟,巍峨的站在马路两旁,掩映在高大的毛白杨后面,就像一堵堵城墙,沉稳,执着,

    几十年过去了,依旧那么耐看,而愈发显得弥足珍贵。

    今年刚回来的时候,正是夏天,那个时候工作也不像现在这么忙(起码,不是天天都这样。)

    早上在木樨地下了车我会沿着玉渊潭的河水一路走下去,在湖边看垂柳和部委大楼的倒影融合在一起就

    像老画一样,安详,宁静。

    会站在过街天桥上看钓鱼台的车辆来往穿流,然后钻进钓鱼台前的银杏大道里沐着清早还算凉爽的小风,

    看练功的人,遛狗的人,拍照的人。高大的银杏树枝叶都交叠在一起,透过枝叶之间的缝隙看不真切天空,

    满眼绿莹莹的,虽然右手边的栅栏外就是繁忙的马路,走在这里,却依然像匿身在小树林里一样,想要贪婪

    的大口大口的把清新的空气都纳入肺中,想象着焕然一新。 

     

     

    我在以前学校不远的地方上班,时不时的会在公车上,在单位门口看到熟悉的校服和稚嫩的脸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