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月20日

    结束了项目,装备了2个多月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在年前获得了结束,尽管接下来的几天也会参与

    到另一个项目里,不过卸掉了责任的重担就是不一样,我仿佛已经进入了假期阶段。

    中午封标,下午回到家中,在出租车上小睡了觉,到了家便不想再睡,在网上一篇篇的翻着Taobao.

    既知疲惫,又懒得改变姿势。下午妈妈回到家里看着可怜,便抓我出去泡温泉,吃大餐。泡在各种药

    汤里,出乎意料,没有惬意,也不会突遇久违的舒坦,而是越泡越累,越泡越沉。泡温泉的地方被装

    饰成室内的热带雨林,昏暗,好似见不得光。茂密的室内植物,影影绰绰的,一只捉在笼子里的不知

    名的鸟嘎嘎的叫着,企图模糊人造热带雨林的印象。想起我一直想去的北海道温泉,想象着冬日里北

    海道屋外是一片大雪苍茫,素净,我在有榻榻米的屋里泡着温泉,又希望窗外就是富士山,有樱花,

    静静的开,风一来,吹起纷纷扬,落在有苔藓的石板路上。春节想去的地方不多,除了日本以外也想

    去海南,三亚的沙滩上晒晒太阳,暴晒身体里的一切疲惫,让他们都蒸发掉!要么就穿着大花裙子,

    带着草帽和我新买的墨镜去泰国疯玩一个礼拜,在沙滩上狂奔,尝试冲浪,然后shopping,游走,拍照

    在大街小巷,不放过每一个市集。是的。都会去的。只是不在这个春假,不会独自前往。现在的我想

    要和爱人或者最好的朋友,要么陌生人在一起,可以直言不讳,可以赤裸相对,可以坦然相待。

    今年春节不出门了,回一趟上海,找想念的朋友,说话,我总觉得我有话没说出来,吞吞吐吐,好像

    要带着堵过年。

    吼吼!吼出来!

     

    我刚买好了从上海回北京的机票就得知老肖在四川找了相当不错的工作,还有了女朋友,电话过去,

    听得出来他特别幸福!真为他高兴!很多年没见到他了,想念他笑起来,还有假装严肃的傻样子—很2

    的样子,要是思思这个时候也在成都,我就杀过去,在她结婚前看看这位漂亮的新娘子,抱一抱她,

    不过这个家伙偏偏回云南看爷爷奶奶去了。忖度着从成都飞上海的机票已然接近全价,我也没有做好

    去四姑娘山的准备,一切都很仓促,于是作罢。祝这两对朋友幸福,老肖现在一定是乐的眉开眼笑的

    ,思思也一定是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子,好像看她幸福的样子啊~

     

  • 坐在电脑旁书,暗示自己读完这章要切切实实开始写日记了。老妈路过房门口,鬼使神差的问了句

    [干嘛呢,在写日记?]

    我下意识的就搪塞过去

    [没~在看小说呢。] 心里一阵慌,好像是多么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似的。

    [你好久没写日记了吧。] 

    [恩。等下就写。]

     

     

    既然是要写的,要坦诚面对自己就承认了吧。写日记不是什么难事,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很久没写了,就懒了,

    工作一忙,累了就更懒得写了,慢慢就妥协,,就只愿想想,不愿再动笔了。

    回到北京以后的生活就是这样,每天都很忙碌, 做不完的工作,睡不饱的觉。

    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每天挤地铁读书的日子,早起,晚睡,我依旧早上听着爸爸动静起床,

    然后我们各自吃各自的早饭,爸爸去上厕所我便又钻回被窝,一直赖到妈妈喊,不得不起来,

    然后抄起衣物(找齐所有的东西。。。)和老爸前后脚出门,蹭爸爸的车上学,在车里再继续睡觉。

    以前我总是6点半左右出门,7点半不到就到达学校。现在我们7点一刻出门,赌上半个小时的车,

    爸爸把我放在他上班的路上,我再换乘公交去单位。我依然会在老爸车里睡上一觉,快到了会自觉醒过来

    迷迷糊糊下车,说声爸爸再见然后带上车门。在小学,在在中学,在去往单位的路上。在不同站台下车,

    就这样,也过去了十几年。

     

    我现在每天路过木樨地钓鱼台,玉渊潭,我喜欢这里,这事我以前读小学的地方-三里河,

    也是爸爸以前工作的地方,熟悉这里的街道马路,熟悉从学校到父亲单位,到地铁的每一条胡同,

    想起这里脑中就会浮现这里清晨上班时时候的画面,大杨树下车水马龙的样子,耳畔许多自行车铃

    急促而轻快的声响,重叠在一起,最后,有个骑车人的身影一颠一颠的快速消失在胡同里。

     

    我喜欢那几栋部委大楼,爸爸说是当年请苏联人设计的,老式的屋檐,砖石的墙面,磨砖合缝,

    一丝不苟,巍峨的站在马路两旁,掩映在高大的毛白杨后面,就像一堵堵城墙,沉稳,执着,

    几十年过去了,依旧那么耐看,而愈发显得弥足珍贵。

    今年刚回来的时候,正是夏天,那个时候工作也不像现在这么忙(起码,不是天天都这样。)

    早上在木樨地下了车我会沿着玉渊潭的河水一路走下去,在湖边看垂柳和部委大楼的倒影融合在一起就

    像老画一样,安详,宁静。

    会站在过街天桥上看钓鱼台的车辆来往穿流,然后钻进钓鱼台前的银杏大道里沐着清早还算凉爽的小风,

    看练功的人,遛狗的人,拍照的人。高大的银杏树枝叶都交叠在一起,透过枝叶之间的缝隙看不真切天空,

    满眼绿莹莹的,虽然右手边的栅栏外就是繁忙的马路,走在这里,却依然像匿身在小树林里一样,想要贪婪

    的大口大口的把清新的空气都纳入肺中,想象着焕然一新。 

     

     

    我在以前学校不远的地方上班,时不时的会在公车上,在单位门口看到熟悉的校服和稚嫩的脸庞......

  •  

    转载地址 http://www.xin.sg/imagegallery/store/php9mqrvn.jpg

    寒假---阿凡达---孙燕姿---春节过大年---Vertical Studio---台湾---阿密特----------

    列出在香港最后这几个月以来的HIGH事,梦想照计划的飞快的前进着。

    张惠妹-阿密特的演唱会是到目前为止计划中的最后一站。肯定的是以下的2个多月里俺得干活了,

    但这肯定不能和拼命的玩冲突起来!

     

    馆的演唱会就在昨天晚上,我们又做了一次 “山顶上的朋友 ” ,不过角度超好,居高临下,舞台正中下怀。

    半圆穹顶的摇滚舞台乍看不大气,鼓点一起来却显得爆发力十足,灯光轮转变换都像阿妹的歌声一样掷地有声,

    超炫,叫你不能不High.

    阿妹留了个很美的发型,头帘扣扣的有点梨花,下面的长发微烫像海藻一样显得自然有生命力,

    眼睛画了绯红的烟熏,一出场就搞得偶们几个特别心动。大家算算,这是多久没有见到她了~

    开场前我打算买荧光棒了(昨天超糗,早上报了电脑出门干活,就忘记晚上要带荧光棒,忘记相机,

    加上阿密特的新歌都没听熟,整个就裸着就去了...),隔壁的上海婆声称自己是铁丝,非ㄍ一ㄥ在那里死活不买,

    说要搞就搞个个国民党的旗子裹在身上,显然是不可能了......

    结果天后不愧是实力派,一开口就直接高潮了,俺们想要摇棒要旗那威都不行,

    香港人听演唱会又特别镇定,为避免被后面的人嫌,咱们也只能坐在那里摇头。

    中场阿妹做回了大家想念的张惠妹,问我们支持她多久了,邀请大家点歌,

    从听海,剪爱到解脱到《我可以抱你吗》,上海婆已经把自己从铁丝升级到了钢丝,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领子拿起来边擦边唱,第一次听她的歌是什么时候了,我们回忆说《姐妹》,

    她说还是卡带呢 !我怎么记得是CD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取消了前天那场演唱会的缘故,昨天的演唱会变成香港唯一的一场,

    阿妹一直从8天半唱到午夜12点,没有嘉宾,不过据说张清芳坐在下面,开场前闪光灯一直不断。

    从阿密特的《黑吃黑》拼命喊bullshit,到张惠妹的《我可以抱你吗》,到《寂寞保龄球》,

    到阿密特的《灵魂的重量》,侨情的粤语的《床前思故梦》对抗《开门见山》,她中间居然还唱了王菲?

    最后的《3天3夜》,《因为有我》,我们后面一排的人走了,大家就站起来一起跳一起High,终于畅快!

     

    其实每次来红馆都有小不快,虽然在香港看演唱会票子便宜场次又多,但是这帮子人连听摇滚都镇定的要死,

    顶多是脖子动手动,屁股稳稳的钉子凳子上,喊你两句了不起了,没当遇到这种时候就很想骂,

    让听演唱会不High的人都去死吧 ~~~

    (好吧,平日里我是不会这么骂的。。。。。。)

    快乐就大声喊出来嘛~~~ 不然您就回家看电视好来~~~ 机车......

     

     

    阿密特---张惠妹的哪首歌你印象最深??

    我的答案是那首想念雨生的 《后知后觉》 

     

    你披星戴月,后知后觉
    你不辞冰雪.你穿过山野,
    你像远在天边,又似近在眼前.
    直到充臆心间,我才后知后觉.

    你给我安慰,我不致颓废.
    你宽容慈悲,我能振翅高飞.
    你郄功成身退,我不及言谢.
    你不告而别,我才后知后觉.

    你披星戴月,你不辞冰雪.
    你穿过山野,来到我的心田.
    你像远在天边,又似近在眼前.
    直到充臆心间,我才后知后觉.

    你给我安慰,我不致颓废.
    你宽容慈悲,我能振翅高飞.
    你郄功成身退,我不及言谢.
    你不告而别,我才后知后觉.

     

     

     

     

  •  

    应该是石龍街街市里的一段,城市高层楼盘中的一段底层废墟,大家都知道,有那么一群人就是喜欢到各个城市去拍

    那些底层的,污秽的,城市光鲜来不及覆盖的地方,大家觉得新鲜,仿佛很学术,很社会,很不浮浅,我也喜欢,

    喜欢这种地方人不多,安静,可以凝视,还保留着城市最原始的讯息。

    其实你说香港和上海对来说有多大区别,维多利亚的海港和外滩有多少不一样,都是张模糊的面孔,您一直当它是

    客,与时间无关。

    当晚我看了秦海璐,高虎他们在香港文化中心上的红玫瑰与白玫瑰,每一个角色都由两人来分饰,与其说一个诉说

    理智,一个诉说着欲望,不如说两个都是在诉说欲望,你想要有个锦绣前程就别去搞别人的老婆,你不敢直视自己

    欲望就自认是个懦夫别说什么听天由命。

    这种一人分饰二角特别有助于我们消化剧情,视觉效果就是比书面更直观,更垄断,

    也会突然怀疑是不是导演把我们都当弱智了。当然我承认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是很好混的,对于没耐心细

    看原著的我来说是非常受用的,然后戏完了以后拼命的鼓掌叫好。

    装B, 和这剧里的人一样,每个人活着都装B,只有把另一个自己捂死在身后,才能体面地的活着,没有后顾之忧

    的活着,不知廉耻的活着。

     


  • 我今天有个面试,不过我想我lost,资历还是太浅。
    其实心里多有矛盾纠结,
    一方面我不段的劝说自己,北京的日子更快活,北京的空气会让我热情澎湃,让我如鱼得水,
    而另一方面我也想留下来,证明自己。

    我也想回到有故事的城市,每天的生活平平淡淡,每天也过得跌宕起伏。
    听说我回去实习的单位在车公庄,朋友说离她上班的地方太远,
    北京的朋友大都分布在东二环,什么建外几路几号,那个高楼林立的地方也许是城市里的另一个
    城市,而我只是感到兴奋,车公庄,仿佛又回到我的中学年代,
    那段你永远会想说  仿佛就在眼前的日子。

    我明白,我不需要太多钱,
    但是我需要生活在一个可以给我慰藉的城市,给我冲动,鼓励我要执著的城市,一个有故事发生的城市。

  • 前几天去宜家买了镜子,4个方块,自己贴在衣橱里,就像5年前的10月,我搬进新宿舍的时候做得一样.

    与恍如隔世没有关系,只是遗憾,一直就想买个宽宽木框子立镜,简单到很有feel的那种,像无印良品的一样,

    像francfranc一样,只是过去了很多时候,再有机会给自己买新镜子,我还是没法把它搬回家。

    也许你不明白,我只是想说,我不想学车,又不喜欢别人送货,当然前提是我没有带着个在香港有车的朋友去。

    要是喜欢的东西都可以脑电波就瞬间转移回家就好了。

    开学初申请学生八达通,学期末香港地铁终于把它发了下来,不过名字居然被狠天才的打错了,

    无奈的我拿着邵雪梅的八达通招摇了两天,卡就掉了,吴迪说这是因为那卡本来就不是我..是邵雪梅的....

    而后的一天,她又说,好事和坏事都是接连发生的,有种不彻底不欢的狠劲,所以她说

    无论是男人,还是工作,找到一个就好了.

    我觉得我的疲倦已经像她的背运一样,延续了好久,

    明天有两篇土壤学的论文要交,每天被有机质和腐殖质,完全不明白的微生物和化学反应折磨到死.

    今天晚上要考拉丁文,明天还有一个presantation, 下个礼拜5前要完成最后一个设计,初稿还没定,

    皑皑。。要死。。

    我觉得来到香港尽长肉了,食堂里是没有质量的食物,郁闷的时候肚子里仍然像有个无底洞,

    然后,晚上仍然睡得很晚,早上依然很早,

    今天早上上来图书馆,先去中文部借小说,选了很久最后相中余杰的兄弟,

    尽管这是我从来不看的类型,上个礼拜我佯装高雅,去听白先勇的昆曲,玉簪记

    结果是不到中场就落荒而逃,觉得,那实在是很看上去很美,听起来很通俗,恨他情节庸俗

    男欢女爱唱词很是迫不及待,脚下却磨叽得要死,小家子气。

    最近觉得既然是这样庸碌低质的生活,还是应该过的恶俗些凶狠些彪悍些洒脱些,才能有滋有味。

     

     

     

     

  •  

    我如愿来到HKU,进入自己一心想学的专业 。每天每天,

    日子过得飞快,我总是眼睛酸痛 ,睡不够觉,身体累的就像一个沉重的麻袋

    没有时间做自己的事情,没有时间上网,甚至没有时间打理新电脑,甚至是装个中文输入软件。

    我想要看可以touch heart的文字,影响 ,画面,想认识有趣的人,想生活里可以多一些灵感 。

     

    我们有自己的studio, Knowles Building 8 楼 ,开放,面海。

    班里的同学还好,香港人也还好,一切都还好,就是有些孤单。

    慢慢来吧。